因控股股东、实控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10亿元-苹果娱乐新闻
点击关闭

永贵董事-因控股股东、实控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10亿元-苹果娱乐新闻

  • 时间:

贾跃亭债主名单

董事長借錢不還、重要股東及高管們套現走人、中層幹部集體離職,動蕩不堪的ST金貴,因管理層的動作不斷,而陷入了重重危機之中。

10月9日,ST金貴(維權)復牌,毫無懸念,股價一字跌停。截至當天收盤,ST金貴股價報收5.21元,超121萬手賣單封在跌停板上。同日,深交所將ST金貴調出兩融標的證券名單。

10億資金占用不還金貴銀業一夜之間被ST國慶假期最後一天,金貴銀業的股東們就收到了壞消息。

去年11月,金貴銀業大股東股權質押危機爆發不久,長城資產湖南省分公司即與金貴銀業簽訂意向合作協議,成為長城資產在湘紓困民企的第一單。

從深交所的這份關注函中,發現金貴銀業和兩家供應商之間的「關係曖昧」,並質疑公司是否存在構造虛假交易、佔用公司資金的情況。

業內猜測,長城資產、農業銀行等機構介入,不僅僅是紓困民企,而且還是以該併購能夠成功作為測算依據。

根據投訴內容顯示,金貴銀業上述未披露的負債,是中江國際信託發行的「中江國際·金鶴248號金貴銀業應收賬款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該信託計劃用於購買郴州市錦榮貿易有限責任公司和郴州市旺祥貿易有限責任公司對金貴銀業的應收賬款。

10月7日晚間,ST金貴發佈公告稱,因控股股東、實控人佔用上市公司資金高達10億元,且未按照約定日期歸還,觸發了深交所實施「其他風險警示」的情形。因此公司股票從10月8日開市起停牌一天,10月9日復牌,被正式帶上「ST」帽子。

來源:中國基金報假期剛回來,又看到一家因實控人違規佔用資金而走上ST道路的公司。

此外,當時曹永貴還聲稱將引入戰投,向國資財信常勤協議轉讓5494萬股引資逾3億。

這也意味着,仍在場內的中小股東們還在船上,駕駛這艘船的船長卻提前跑了。有股民怒問,這種「跳船式」減持,是高管們知道了公司利空消息,打算提前跑路么?

根據簽訂的財務顧問協議,長城資產將為金和貴礦業提供債務重組、資產重組、管理重組及常年綜合財務顧問服務,包括首期出資11.7億元幫助金和貴礦業完成礦業收購債務重組。中國農業銀行郴州分行將為金貴銀業、金和貴礦業提供優質、優惠的全方位綜合金融服務和支持,意向授信金額達30億元,其中金貴銀業、金和貴礦業各15億元。

然而一年後的,公司卻意外宣布這場重大資產重組終止。但在此期間,押注公司底部反彈的國資機構已經進場,如今卻被牢牢套住。

實際上,從8月份開始,ST金貴就甩出了連環炸:業績斷崖式下跌、高管層集體「跳船式」減持、公司債務問題纏身。而股東違規佔用資金,更是將危機推上了極致。已有投資者擔心,前車之鑒下,最後的導火索點燃,公司也將可能拉響退市警報。

10月7日晚間,有着「中國白銀第一股」之稱的金貴銀業公告爆雷:因公司實控人佔用10億資金且未按期歸還,公司股票將被ST,超8萬股東遭遇重擊。

另一方面,公司的受限資產高達41億元,而還債壓力卻迫在眉睫。數據顯示,目前ST金貴存續債券共有3隻,累計金額高達9.95億元,最近的到期日將在2019年11月。這也意味着,在解決大股東資金問題之前,公司還需要面臨償債的問題。

Chinafundnews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中國基金報版權聲明:《中國基金報》對本平台所刊載的原創內容享有著作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其中,減持最少的是曹永德,連續6個交易日減持67.75萬股,套現426.26萬元;而張平西則連續3個交易日(9月25日至27日)合計減持259.66萬股,套現1495.19萬元;期間減持最多的則是許軍,直接在9月25日將持有的所有無限售條件股一次性全賣了,套現1058.2萬元。

今年5月9日,金貴銀業、金和貴礦業與中國長城資產湖南省分公司、中國農業銀行郴州分行正式簽署合作協議,合作資金達41.7億元。

]article_adlist-->

實控人親友團精準減持股民怒問:爆雷前跑路么?原本不少投資者在知曉金貴銀業發生控股股東資金占用的情況后,對公司危機的解除仍留存一絲期待。但在解決這一問題之前,卻出現了公司一眾高管集體減持的情況,而且還是清倉式減持。

截至目前,目前持有ST金貴的股民仍然高達8萬戶。

去年5月份,金貴銀業宣布啟動以14-16億元收購嘉宇礦業100%股權,以4億-6億元收購東谷雲商100%股權,以20-24億元收購宇邦礦業65%股權的重大資產重組。三大收購動作,合計金額高達40億元。

為此,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還就上述資金占用事項向公司發出了關注函,要求公司就佔用資金的具體情況,包括佔用時間、佔用原因等問題進行詳細說明。

此外,早在高管們集體減持之前,ST金貴的一批高層人事變動就已經開始。4月22日,董秘孟建怡在年報發佈前一周突然辭職,此後獨立董事趙德軍、喻宇漢也掛冠而去。7月27日,公司董事、副總裁、財務總監陳占齊和董事、副總裁劉承錳宣布辭職。至此,3個月時間金貴銀業離職董事和高管已達5人。

公司甩出「連環炸」未來償債能力堪憂那麼,對於當下的ST金貴而言,控股股東還清佔用資金,是否就能解除危機?恐怕很難說。

而從此前公開資料里來看,這批公司高管還是控股股東曹永貴的家族成員,比如曹永德的是曹永貴的兄弟,張平西則是張永貴的妹夫,而許軍則是曹永貴的小舅子。

而從目前股東質押的情況來看,幾乎所有的股東已經將所持股份進行凍結質押,「無股質押」的境地,加上如今的股價走上跌停板,未來可能還會因質押而埋下更多隱患。

根據公司此前的回復公告顯示,曹永貴所持公司3.07億股已被質押,質押本金合計16.72億元;所持全部3.14億股股份已被司法凍結;輪候凍結股份數為54.46億股。截至9月7日,曹永貴的總資產為60億元,個人負債為38.8億元。

萬水千山總是情,點個 「在看」 行不行!!!

更糟糕的是,由於ST金貴自身償債能力有限,此前介入長城資產以及農業銀行兩家金融機構,可能也將因此被拖累。

而從大股東的情況來看,能夠如期歸還佔用資金,難度非常大。

只不過,原本按照回復的情況,說好9月30日之前償還佔用資金,但顯然這個承諾沒有做到。國慶過後,公司被正式實施「其他風險警示」。

復牌當天,深交所公告,10月9日將ST金貴調出融資融券標的證券名單。

今年8月底,有投資者向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投訴稱,金貴銀業存在信託計劃項目部分在2018年12月31日前發生逾期,未還本金達1.25億元,但金貴銀業未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該負債及逾期情況。

跌停!實控人違規占款10億,「白銀第一股」秒變ST!還拖累兩家金融機構

從公告來看,這次股東佔用資金的情況實際上從8月31日披露半年報就已經展露痕迹。當日,公司披露了控股股東、實控人曹永貴佔用公司資金情況。

除此之外,公司的償債能力卻十分糟糕。一方面,公司因債務問題而遭遇賬戶凍結。據悉,25個銀行賬戶先後被凍結,被申請凍結金額合計為44424.57萬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12.01%,累計實際被凍結金額為1481.84萬元。

而根據公司2018年年報顯示,金貴銀業向錦榮公司和旺祥公司預付款賬面餘額合計約11.81億元,但同期金貴銀業來自貿易的收入為33.74億元,預付款賬面數據與收入之間差額直達,令人感到十分蹊蹺。

8月13日晚間,ST金貴發佈公告稱,公司總裁曹永德、副總裁張平西、董事許軍、監事會主席馮元發、監事馬水榮拋出集體減持計劃,並在15個交易后六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所持公司股份。

曾承諾引入戰略投資者兩家國資機構慘被拖累和投資者同樣心塞的,還有兩家在底部接盤進入的國資背景的金融機構。

授權轉載合作聯繫人:于先生(電話:0755-82468670)

9月7日,公司對上述關注函進行回復,公司控股股東曹永貴因自身資金周轉需求,佔用了公司的資金。目前,曹永貴已經成立了相關的工作小組,正在處置個人名下不限於個人擁有礦山資產、房產、應收賬款及股權資產,計劃在2019年9月30日前向公司償還所佔用的資金。

數據顯示,從2016年8月,公司股價達到17.47元高點后,股價一路下跌,截至目前公司股價僅為5.21元。三年多時間,股價跌幅超70%,市值蒸發超117億元。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曹永貴佔用資金高達10.14億資金,期間最高達14.42億元,上述佔用資金占公司近期審計資產比例為27.42%。

越來越多的投資人擔心,ST金貴的利空並沒有完全出盡。

今日关键词:98岁老人被判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