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银行未来-我们希望投资一些有成长性且估值合理的公司-建昌新闻

  • 时间:

逼迫9名学生交往

徐荔蓉說,就算站在博弈的角度,那些跌得多的所謂成長股,估值也不一定便宜,因為它們的盈利也下降了。「更好的邏輯是我們應該去分析那些漲得多的公司,看其基本面、估值、投資者結構等各方面,能否支撐未來幾年繼續持有;同時,我們也在研究那些跌得多的股票經營是否改善、未來有沒有成長機會。」

另外,徐荔蓉還看好光伏行業,「光伏正在從一個強周期行業變成一個偏成長的行業,需求穩步提升。過去十年,光伏是靠國家補貼的行業,現在已經達到了平價上網,靠需求自然驅動,全球需求非常旺盛,變成了偏成長的行業。」

徐荔蓉比較認同「GARP」(GrowthAtReasonablePrice)策略,即「合理價值成長策略」,既考慮價格因素,又考慮成長潛力。「作為選股型的投資者,我們會看1~3年的基本面情況,看其能否提供合理的成長、有沒有合理估值。合理估值的定義是較為動態的,根據不同公司、行業、歷史估值去具體分析。」他說。

一是中國經濟進入穩增長階段,在比較平穩增長的經濟環境中,一些資產負債表健康、公司管理戰略正確、資產質量較高的企業,有機會獲得超過行業平均的增長速度,並且市佔率持續擴大,這是支撐股市長期走牛的基礎,有望為投資者提供更多優秀投資標的。

關注銀行、消費和光伏行業目前徐荔蓉管理的幾隻基金皆取得較好業績回報,數據顯示,截至7月31日,偏股混合型基金國富潛力(450003)組合混合A、國富研究精選混合年內回報均超38%,大幅跑贏同期上證綜指漲幅,平衡混合型基金國富中國收益混合年內收益也達到26.91%。他坦言,在當前市場環境中,會重點關注銀行、消費、光伏等行業。

消費股也是類似情況,徐荔蓉認為,宏觀經濟波動率下降,消費佔比逐步上升,現在GDP增量中約78%由消費貢獻,存量GDP中也有54%來自消費。「很多消費品行業增長趨於穩定,一些公司品牌逐步顯現,有正確的戰略、良好的資產和優秀的管理層,逐步發展為龍頭。消費品公司短期估值略貴,但如果成長性沒有發生改變,估值到明年可能會被消化。」

這兩三年來,以茅台(600519)、格力、平安為代表的一批龍頭A股公司股價不斷創出新高,市場將其稱之為「核心資產」,而關於核心資產是否估值過高的討論也不絕於耳。

徐荔蓉也表示,目前對科技股關注還比較少,因為估值還比較高,「需要觀察未來科創板對整個科技板塊的影響,裏面可能有一些投資機會。科技領域會產生一些好的公司,不再是由訂單驅動,而是真正具有可持續成長性,至少能看到三年以上的成長。」

二是從股市流動性看,未來方向非常明確,國家政策對股市的定義上升到一定高度,我國融資結構將從間接融資為主向直接融資為主轉化;另外,從居民資產配置的角度,房地產未來將不再是能夠提供巨大回報的市場,未來居民財富從房地產市場向股市轉移將是大趨勢,將為股市提供較為充分的流動性。

在徐荔蓉的投資體系裡,非常注重自下而上選股,如果沒有好公司,寧可放棄行業。同時,徐荔蓉偏好逆向投資思維,喜歡在被市場忽視的地方挖掘機會,尋找預期差。

三是外資在中國市場的配置才剛剛開始,目前外資對A股顯著低配,從數據上看,外資對中國股市的投資比例不足A股總市值的3%,而這一數字在印度市場是21%。我國GDP佔到全球GDP的15%,未來隨着A股被納入MSCI等國際指數的比例不斷提升,流入A股的外資規模將會呈現數倍增長。

2019年,國海富蘭克林基金的投資團隊斬獲中國基金業英華獎、明星基金獎等多個獎項。作為公司投研負責人,徐荔蓉在管理團隊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他認為,基金經理在投資過程中,既要守護能力圈,也要保持適度的靈活性,「基金經理其實就是在偏執和靈活之間找到一個平衡度,不同基金經理因其背景、經驗的不同,平衡點也不一樣。」

徐荔蓉坦言,國海富蘭克林基金投資團隊在過去價值風格顯著,在2015年上半年市場暴漲階段表現並不是很突出,當時他反思是哪些地方與市場有偏離、是不是對新興產業機會的把握不足,於是提出要拓展能力圈,但後來發現並非如此,一些所謂的成長股由於估值太高,最終高位暴跌。「這幾年來我一直在思考,發現有兩點很重要:一是基金經理要守護好自己的能力圈,不熟悉的領域不做,不懂的公司不買;二是要持續學習、進步,不能『一瓶茅台喝到飽』,固步自封。」

做投資時間長了,徐荔蓉更加明白,投資其實是藝術和科學的結合。「有些基金經理很偏執,就喜歡投某個行業,但這幾年成功了,過幾年又失敗了,類似冠軍魔咒;也有些基金經理很靈活,市場什麼熱就買什麼,價值、成長一把抓,號稱『快刀手』,但最終也沒有獲利多少。我認為,一個合格的基金經理需要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找到平衡點,因為股票投資是一件非常主觀的事情,需要一定的執着和堅持,同時也要有認錯能力,保持適度靈活。」

「作為股票投資者,買不買某隻股票,要看我們的投資周期,看未來1~3年基本面的發展是否是向好的,還有買入時的估值是否合理。我們希望投資一些有成長性且估值合理的公司。判斷估值不能機械看數據指標,而應該根據不同公司和行業的特性來判斷,同時,縱向跟歷史平均水平比較,橫向跟國際上同類型公司比較。」徐荔蓉表示,如果從十年投資的維度看,一些股票現在估值並不算貴,如果短期市場情緒過熱上漲過高,可以稍微減掉些倉位,未來以更好的價格買回來,但這並不代表他認為這些公司已經漲到頭了、市場風格要轉換了。

看好A股中長期趨勢徐荔蓉表示,從較長周期而言,看好中國股市,有三個核心原因:

「在GDP穩定增長的環境下,會誕生越來越多好公司,再加上流動性給予足夠支撐,我們可以更大胆一點說,拉長時間看,我們正站在牛市的起點。其實,兩三年前我們就看好市場,當時主要配置的方向是金融板塊的銀行、保險、券商,還有消費行業。」徐荔蓉說。

注重合理估值買有成長潛力的公司徐荔蓉具有21年的證券從業經驗,擔任基金經理超過12年,多年來一直戰鬥在投資第一線,現任國海富蘭克林基金副總經理兼投資總監。

徐荔蓉表示,看好A股中長期趨勢,在經濟平穩增長的環境下,銀行、保險、消費等行業的公司展示出投資價值。所謂「核心資產估值過高」的說法是片面的,更應該從公司長期成長性、橫向縱向的估值比較等因素看。

徐荔蓉認為,銀行是經濟平穩增長環境中非常受益的行業,「銀行類似於一個宏觀經濟的資產配置專家,2015年供給側改革之後,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得到極大改善,從以偏周期性的傳統行業為主的貸款配置,轉變為新興產業的配置,選擇方向更清晰。同時,這幾年來銀行資產質量得到提高,盈利收入逐漸改觀,壞賬率下降,不良貸款餘額穩步下降,撥備覆蓋率大幅上升。但銀行股的估值還在歷史底部,整個行業市凈率不到1倍。市場對銀行股有思維慣性,認為這是一個宏觀強關聯行業,對銀行嚴重低配。」

徐荔蓉中國基金報記者吳君實習生王霄悅「投資是藝術和科學的結合,基金經理更應該在偏執和靈活間找平衡,守護好自己的能力圈,並且不斷學習、進步。」國海富蘭克林基金副總經理兼投資總監徐荔蓉在接受中國基金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現在更注重以合理估值買入有成長潛力的公司。

徐荔蓉比較欣賞投資大師彼得·林奇,認為他身上有幾個特質值得學習,一是足夠勤勉,二是視角很寬,三是獨立思考。「巴菲特的方法對長期資金和長期投資很有借鑒意義,但彼得·林奇的方法更適用於管理基金,因為在國內管理開放式公募基金,我們更多將自己定義為中期投資者。」

在選股上,徐荔蓉對財務報表和管理層比較重視,因為如果希望投資周期長,觀察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量表非常關鍵,能夠降低犯錯的概率,增加找到好公司的概率,另外,要積極傾聽市場上相反的意見,避免思維的盲點、錨定效應。

今日关键词:李彦宏谈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