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金贵银业回复表示自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深圳沙井新闻
点击关闭

公司银业-9月7日金贵银业回复表示自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深圳沙井新闻

  • 时间:

文咏珊意大利婚礼

2019年上半年,該上市公司電鉛產品的價格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產品毛利率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去年同期電鉛盈利1.05億元,毛利率為15.19%,但今年上半年電鉛產品出現虧損,毛利率為-9.58%。

投稿、線索、爆料郵箱:gongsi@staff.hexun.com

大額預付款去向成謎資產大幅受限並未妨礙金貴銀業預付款的大幅增長。2018年以前,金貴銀業每年的預付款約在5-6億元,而2018年則猛增至24.39億,同比增長252.67%。

報告期內,公司銷售收入略降、利潤大幅減少,生產電銀756.7噸,同比增長19.65%;受鉛冶鍊系統上半年整體檢修影響,電鉛量同比下降30%;綜合回收黃金309公斤。另外,公司擬參与設立公司郴州市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公司,出資2000萬元持股10.15%。

上半年虧損3796萬,中期業績出現首虧

對此,9月7日金貴銀業回復表示自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曹永貴分別通過富智匯貿易有限公司、金來順貿易有限公司等6家供應商,合計佔用上市公司資金共計10.14億元,佔用原因均為個人資金周轉。據了解,截至9月7日,曹永貴的總資產約為60億元,個人負債約為38.8億元。從上市公司股份質押情況來看,曹永貴所持公司3.07億股已被質押,質押本金合計16.72億元;曹永貴所持3.14億股公司股份已被司法凍結,占其所持股份的100%,輪候凍結股份數為54.46億股。

不少市場人士均質疑,這些預付款流向是否流向了金貴銀業的關聯公司。今年5月14日,深交所對金貴銀業預付款是否存在關聯交易等事項進行了問詢,並要求年審會計師核查預付款項的具體內容及真實性,並核查是否存在關聯方資金占用情形。

10月7日晚間,金貴銀業(002716)披露公告,公司因存在被控股股東曹永貴非經營性佔用資金,且一個月以內無法償還所佔用資金,公司股票觸及其他風險警示情形。10月9日開市起,公司股票簡稱由「金貴銀業」變更為「ST金貴」,股票交易日漲跌幅限製為5%。公司創始人、董事長曹永貴或難辭其咎。

目前曹永貴除了是金貴銀業法定代表人、董事長,還擁有郴州市政協委員、人大代表、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金銀分會副會長等頭銜。

值得注意的是,8月14日,東方金誠宣布將 「14金貴債」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A,評級展望為負面。這已是「14金貴債」在2個月內第二次被下調。被評級公司一再下調評級,金貴銀業所面臨的債務危機不可小窺。據公開資料,「14金貴債」是金貴銀業2014年發行的一隻公司債,期限為5年,當前餘額6.85億元,利息5173.24萬元,將於2019年11月3日到期兌付本息。

更多精彩內容,可訪問和訊網或關注和訊A檔案欄目微信公眾號(istocknews)

截至2019年9月30日,多項事項仍未解決,根據深交所相關規定,觸發了「上市公司股票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的相應情形,公司股票將被「ST」。而被「ST」后,大股東們是能跑都跑了,就是可憐了小散戶。數據顯示截止到6月30日,金貴銀業還有8萬多的股東。

董監高離職,評級遭下調流動性困難、業績虧損,那麼無可避免的就是機構對公司的看空。近日,東方金誠公告稱,鑒於金貴銀業部分債務已逾期,2019年上半年收入規模下滑、利潤大幅虧損,控股股東佔用公司資金等因素,東方金誠決定將金貴銀業主體信用等級由A下調至BBB,評級展望為負面,並將「14金貴債」信用等級由A下調至BBB。

更讓投資者糟心的事不止如此。在這一系列事件爆發之前,公司先後有董監高離職,3月30日,獨立董事趙德軍突然辭職,而董秘孟建怡在年報發佈前一周突然辭職。7月13日,金貴銀業此前被給予翻身厚望的重組宣告終止后,公司董事、副總裁、財務總監陳占齊和董事、副總裁劉承錳在7月27日宣布辭職。

資料顯示,金貴銀業主要產品為白銀、電鉛、黃金及其他綜合回收產品,屬於有色金屬冶鍊行業,也是A股唯一的一家以白銀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

此後,該公司發佈業績修正公告,將原先預計的上半年實現的歸母凈利潤修正為-4000萬元至0萬元。前不久公布的2019年中期業績報告顯示,公司上半年營業收入42.48億元,同比降22.55%,凈利虧損3795.6萬元,上年同期凈利1.31億元,同比下滑129%。基本接近修正後的預告下限,這也是該公司自2014年上市以來首度出現虧損。

歷史上,金貴銀業市值最高峰曾達到過168億元,如今縮水只剩下不到四成。據了解,曹永貴的總資產約為60億元,個人負債約為38.8億元。

A股市場素有「白銀第一股」之稱的金貴銀業(002716,股吧),近一段時間來「壞消息」不斷。深陷債務糾紛、大股東持股又被悉數凍結,大股東深陷泥潭,把金貴銀業也拉下了馬。

2018年年報出具保留意見金貴銀業發佈的2018年年報,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06.57億元,同比下降5.71%;歸母凈利潤為1.18億元,同比下降53.27%,扣非凈利2710.35萬元,同比下降89.62%。公告顯示,深交所在對金貴銀業2018年度報告進行審查過程發現多項問題,審計機構對金貴銀業2018年年報出具保留意見。

此前,金貴銀業在2019年半年報中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控股股東曹永貴累計非經營性佔用上市公司資金10.14億元。期間日最高佔用額14.42億元。隨後,深交所緊急問詢要求公司結合曹永貴的資金狀況、股份質押及司法凍結等情況,詳細說明其清償佔用資金的解決措施和時間安排,以及能否在一個月內歸還。

據悉,2014年1月,金貴銀業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但是上市以後就一直深陷「增收不增利」的業績困境。資料顯示,該上市公司在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中預計公司在上半年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7883.83萬元至1.45億元(同比增長-40%-10%)。

實際控制人曹永貴翻看曹永貴的履歷比較簡單,1994年之前在永興縣開打字社,1994年開始涉足金銀冶鍊業,1996年任蘇仙區白露塘鎮金銀冶鍊廠廠長,兩年後任郴州市金貴有色金屬加工廠法定代表人、廠長。

今日关键词:具荷拉悼念雪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