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5分彩玩法-前沿融资讯
点击关闭

金融刺激-美联储就会开启宽松政策来刺激经济的增长-前沿融资讯

  • 时间:

演员姜亦珊离世

總之,在經濟周期的後期,降息這樣的刺激手段,對經濟的作用只會越來越小,隨着刺激手段的減少,貨幣貶值可能就會成為一種新的刺激經濟增長的手段。惡性循環,周而復始。

那麼,負利率到底會有什麼後果呢?

負利率是拯救經濟的良藥還是毒藥?

曾經的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認為,如果財政政策能夠分擔央行穩定經濟的壓力,負利率則是完全有益的。不過,早在三年前,巴菲特在接受採訪時就坦言,自己活了80多年也沒料到有負利率,稱它是個「奇迹」。他認為:「負利率不代表着世界末日,只是希望能活得久一些,從而有更多的時間了解負利率。」 而銀行圈和資本圈,對於負利率則是普遍悲觀的。「負利率是毒藥」、「負利率是量化寬鬆的延續」、「負利率預示着危機即將到來」等言論,已經成為了主流。

如今,歐洲各國紛紛加入負利率大軍,開啟了負利率時代。據統計,目前,世界各國已有超過16萬億美元的負收益率國債。其中,比利時、德國、法國和日本等國的10年期主權債券收益率都已經進入負值區域。

那麼,負利率是拯救經濟的良藥還是毒藥呢?

■陳九霖今年以來,為了應對經濟下行的風險,已經有幾十個國家降息,或者,將利率保持在歷史低位。美國銀行甚至認為,3個月後的2020年,全球將迎來「千年不遇」的低利率。然而,相較於低利率來說,更值得關注的卻是負利率。

目前,普遍的觀點認為,本輪負利率是針對全球量化寬鬆的補救措施。由於量化寬鬆后並沒有導致資金流入實體,銀行系統出現了逆向選擇,大量的資金滯留在金融系統中。因此,歐洲和日本一開始都是想通過零利率來刺激銀行放貸,倒逼資金進入實體經濟。然而,結果卻事與願違。耶倫和鮑威爾先後執掌美聯儲后,製造了一輪新的貨幣緊縮周期。後來,美聯儲的降息,又導致早已不堪重負的歐洲,在零利率之上掙扎后迅速轉負。日本也緊隨其上。

降息世人皆大歡喜,加息則讓人煎熬。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是依據通貨膨脹率、失業率以及金融穩定這三個指標而制定的,而不是聯邦政府的命令或者其它宏觀經濟目標而決定。美聯儲自沃爾克時代開始,逐漸擺脫了白宮附庸的形象,市場威望聚升。後來,美聯儲的一系列改革,尤其是20世紀90年代的單一目標制,使得美聯儲的獨立性大大增強。所以,每當經濟走強,通縮顯現,失業率上升,美聯儲就會開啟寬鬆政策來刺激經濟的增長。雖然美聯儲每一次降息的幅度都比加息幅度高,但是,經濟就像一頭「老牛」一樣,不管怎麼刺激都只是緩慢地增長,而且,每一次刺激的幅度都要大於上一次才能起到作用。事實上,為了保持增長,其加息的幅度不能過高,因為經濟就像大病初愈的「病人」,稍微加息就可能倒地不起。更要命的是,美聯儲越是降息,這個「人」的體質就會變得越差,從而導致美聯儲越是不敢加息。最終的結果,就是走向零利率甚至是負利率。

陳九霖:博士學位,現為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和董事長。世界500強企業中國航油集團奠基人之一,曾任中央企業中國航油集團副總經理、上市公司中國航油(新加坡)公司總裁、中資企業(新加坡)協會會長,中央企業中國葛洲壩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在美國,2008年,在小布殊執政的最後一年,次貸危機的爆發,導致了全球的金融危機。接任格林斯潘的伯南克,領導美聯儲開啟了前所未有的量化寬鬆。隨着美聯儲連續推出四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聯邦基金利率快速降至零利率附近。在隨後的時間里,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區間長期處於0-0.25%的最低水平。

前任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認為,美國出現負利率只是時間問題。他說:「現在幾乎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負利率,在美國也將變為可能,這隻是個時間問題。」 為什麼格林斯潘會這麼說呢?大家都知道,如果每一次加息和降息的幅度差不多,利率就還有操作的空間,不至於走向零利率和負利率。但是,為什麼美聯儲卻不這麼做呢?在早些時候,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試圖加息,但是,卻遭到了包括來自特朗普總統反對、美股崩盤輿論和經濟通縮等各種壓力。

從2008年7月起,歐洲央行的隔夜貸款便利利率,從5.25%一路下調至2014年8月的0.3%,存款便利利率從3.25%下調至-0.2%,並於2015年進一步下調至-0.3%。瑞士、瑞典、丹麥三國也實施了負利率。其中,瑞士於2014年12月將瑞士法郎3月期同業拆借利率下調至-0.006%,正式加入「負利率大軍」;早在2012年7月,因面臨歐債危機以及國際資本大量湧入的壓力,丹麥等國就已進入了負利率時代。

在信貸市場上,有兩類企業是銀行不敢輕易放貸的。一類是可以接受極高利率的企業,這類企業一旦出現資金鏈危機,極其需要資金輸血,甚至不惜向高利貸商借款。還有一類是,只能接受極低利率,甚至是零利率的企業。這類企業往往缺乏核心競爭力。但是,在負利率的背景下,銀行只能接受這兩類企業。這種貸款的需求是極差的需求,屬於次級貸款。用負利率去供養它們,無疑是違背市場規律的。一旦利率提高,這類企業就會出現虧損,引發債務危機。雖然低利率或負利率解決了企業融資成本問題,但是,也在極大程度上加大了銀行的風險。同時,這樣的次貸越多,利率和貨幣政策就會出現被掣肘的情況。另外,負利率也意味着放貸方的損失。德意志銀行的艱難,再次證實了負利率對於商業銀行的衝擊。利率的降低,導致越來越多的資金從儲蓄銀行轉向投資銀行,投向股票及其它高風險金融資產。這種情況無疑會惡化商業銀行的資產,從而衝擊銀行的風險體系,加劇金融市場的資產泡沫。

再看看宏觀事實吧!日本實行負利率,就是為了讓金融機構、商業銀行把錢花出去,以便重現日本經濟增長的活力。但是,效果並未展現。按照IMF的預測,2019年日本GDP或將僅僅增長1%;而按照歐盟委員會的預測,2019年歐元區整體僅增長1.2%,法國約為1.3%,德國只有0.5%,意大利甚至只有0.1%……美國接近零的利率,維持了6年之久。而其結果卻是,這輪零利率並未真正刺激經濟的上漲,反而導致了美股、美債的暴漲,房地產價格再度恢復,普通民眾的購買力出現了大幅度的變相縮水。

今日关键词:黄子韬表白周杰伦